设为首页 | 加入收葳 | 中文版 | ENGLISH | 网站地图
当前位置:首页>专题专栏>建功立业新时代

建功立业新时代

把“家”建在项目上——记局先进工作者、建设集团徐锋

2019-06-04 16:05:40

 “千万注意安全,施工现场的电器设备要一机一闸一箱一保护,严禁一闸多用……”四川万源至八台快速通道建设PPP项目二分部白沙河大桥的位置传来洪亮的声音,这一声又一声的叮嘱正是来自建设集团徐锋对施工人员进行现场安全技术交底。
    徐锋高高瘦瘦,看起来斯斯文文却干劲十足。他2003年毕业后便在集团从事项目技术和管理工作。参加工作近16年,历经12个项目,休假不到300天,项目部成为了他真正意义上的家。
   主动请缨高原项目
    2011年,集团承接了国道317线俄尔雅塘至岗托段公路改建二期试验段工程路基土建G5标段项目。项目地处海拔3400米高的川西北高原,这里数百座山峰终年积雪,年平均气温只有十多摄氏度,氧气含量不到海平面的60%,与青藏高原紧密相连。项目穿越断裂带,地应力高、地震烈度高、气候条件极差,沿线自然灾害非常多。
    正当集团考虑人选的时候,徐锋主动提出赴项目施工管理的申请。“当时只是想到不同类型、不同地域的项目感受一下,至于在项目期间可能碰到的困难,也没有多想。”事后,他平静地说。
    在高原项目施工,最先受到的是生理考验。高原缺氧不仅引起高反,还会导致失眠,还引发一系列严重的心肺疾病。“当时项目上每天深夜,宿舍都要执行夜间叫醒制度,高原缺氧条件下,一觉睡下去可能永远都醒不来。”
    高原气候多变,在野外工作,随时接受狂风暴雨、飞沙走石的洗礼。项目一年有效施工期只有6个月,机械效率和人工效率只有平原地区的60%-70%。在有效施工期间夜以继日的加班,是他的常态。晴天一身灰,雨天一身泥。受紫外线的照射引起过敏反应,脸上掉了一层皮,身上长满了疙瘩,又疼又痒,他仍和同事们咬牙坚守着。
    项目工地远离城市,能吃上新鲜的蔬菜、美味的水果,那简直跟过年一样。“当时我们一个水果都是分着吃的,每顿饭碗里有几片青菜叶,已经是莫大的满足了。”
    项目沿线是进出藏区的重要国防通道,改扩建对行车影响大,保障通行较为困难,他和同事总是与当地藏区居民耐心协调,确保交通畅通。
    “上世纪50年代初,进藏的18军将士,以原始简陋设备和血肉之躯,开凿了西藏北部地区和川西北高原与内地联系的重要通道。相比他们的艰辛,现在我们的这点付出就不足为道了。”
   寻乌项目一“家”之长
    又经过寻全高速、船广高速以及赣州黄金机场项目锻炼后,2018年3月,徐锋已是寻乌矿山治理项目的项目经理,成了一“家”之长。
    该项目意义重大。它既是践行习近平总书记“两山”理论,也是长江经济带“共抓大保护”攻坚行动之一。它既填补了集团在大地质板块的业绩短板,也是全局目前大地质新领域最大的一个山水林田湖草项目。对项目进行施工管理,其压力可想而知。
    “项目施工区域大,将近18平方公里。去年3月份刚来的时候,山体原有植被遭到破坏,大量地表裸露,沟壑纵横,施工区域白茫茫的一片,风化非常严重,仿佛置身于沙漠戈壁滩中一样。”至今,徐锋心有余悸。
    项目进场时,标段周围已有其它同样施工内容标段进入施工尾声,但是它们的关键施工内容之一的土壤改良和植被覆绿效果不明显。作为毕业后就进入工程施工领域的他来说,如何改善酸性土壤、选择何种植被、如何栽种植被,都成为他眼前的难题。
    “迎接挑战,才能更丰富人生路上的经历。”徐锋暗暗给自己鼓劲。
于是,他和项目总工带着施工区域土壤样本辗转找到江西农业大学专家。经过向专家请教,徐锋对生态修复工作有了一定的了解,也基本搞清楚了其他标段植被存活率不高的原因。
    回到项目上,他立马组织人员把学到的知识运用到实践中。当时集中复绿工作是6月份,但由于施工区域几乎没有植被,风化严重,地表温度升温快,施工区域明显比周围环境高五六度。因为空气温度过高,空气中的水分达不到凝结的温度,经常周围下雨,施工区域不下雨。“经常都是汗湿了一身,就像在水里浸湿一样,汗太多流到鞋子里面,脱掉袜子后皮肤都皱巴巴了。”
    矿山绿化、道路路基施工、沥青混凝土摊铺等,项目施工过程,“抢工期”贯穿始终。
    2018年7月,徐锋的父亲因血压高突然晕倒。他心里放心不下父亲,又惦记着项目这个大“家”,只好当天下午从寻乌工地赶回九江,安排好父亲住院事宜后,又连夜赶回项目。“这样赶,肯定累,但只有这样我才能更安心。”
    跟徐锋聊起家人时,他对自己的爱人和两个孩子充满了愧疚,也非常感谢他们的理解和支持。
    “大宝现在都上一年级了,我接他放学的次数屈指可数,连孩子的同学都忍不住问‘你爸爸长什么样’。爱人生一胎时,我只陪护了五天就回了项目上。2018年爱人二胎产检,也只陪过她一次,当时还接到要赶回工地的电话,一检查完,爱人还让我直接回了工地。看爱人产检前拍的小视频,里头的妻子都有丈夫陪着产检,想到爱人一个人挺着大肚子跑上跑下,排队缴费,我心里也心疼她。去年10月份生二胎时,爱人临产前才赶回来,只陪护了三天就回了项目上。项目9个月工期,2.99亿施工产值,整个施工期都好忙。”
    2019年春天的寻乌施工区域,宽叶雀稗郁郁葱葱,油茶树、百香果绿叶迎风摇摆,生机盎然。
    凝心聚力共同成长
    基层是青年员工成才的“直通车”。徐锋责任于心,担当在行。
    他带领的寻乌矿山治理项目团队,平均年龄不到35岁,这个数字对于这支队伍来说,也意味着经验不足。如何帮助年轻员工快速成长,如何将大家拧成一股绳,攻坚克难、聚力前行,徐锋一直在思考。
    针对项目人员特点,项目实施“老带新”活动,老员工与新员工结对可以双向选择,老员工不仅要“授业”,还“传道解惑”,服务新员工思想与业务进步。各部门交叉学习,将施工、技术、质检等部门有机融合,不仅“带”,还适当“加压”,发挥新员工潜能,根据每名员工的性格、能力特点,明确相应的权利和义务。
    一番“调理”后,所有员工都逐渐地参与到项目管理事务中,充分调动了团队成员的积极性。
    “要放手让年轻人干,给他们压担子、给目标,允许年轻人犯错误,要把错误预控住,在日常,安排工作更细化具体,重点工作提前交底,项目各部门合力把关,重重保障,为年轻人成长保驾护航。”
    “不怕年轻人犯错,要帮助他们找到症结所在,用措施加培养,扫清思想和能力障碍,让他们快速成长为独当一面的骨干力量。”
    这些方法使项目的每个人工作水平与进度都可量化、可比较,一方面保证了新人成长的质量,另一方面促成了年轻员工比学赶超的热情,使团队的工作能力不断增强。
    在徐锋的带领下,这支年轻团队充满奋发向上、攻坚克难的昂扬斗志。2018年,项目在寻乌县“七大攻坚”首要任务一号项目推进情况民主评比中6-8月份蝉联榜首。之后,因为治理效果好,获得央视的二次报道,迎来多位厅级及以上领导莅临项目考察调研,矿山生态修复经验纳入2019年3月份省部级干部深入推进长江经济带发展专题研讨班教材。
    成长永无止境,徐锋的故事还在继续。(江晓霞)

上一篇:青春吐芳华——记建设集团先进个人江晓霞
下一篇:最后一页